只有吸boy能让我拿起笔了...真的不入SCI么!
抱歉抱歉,我已经改了,不过我确实不太清楚这之间的事情,才开始粉的,给双方粉丝造成麻烦了,真的很抱歉。

他们真的太好嗑了暴风哭泣呜呜呜呜

于归

写今年山东卷作文时蹦出来的灵感√


黄少天立在厕所隔间里,敛着眉,面上没什么表情。

“还是这个叫什么,什么什么夜的小乐队上道,哪儿像那个黄什么,反正就那黄毛,连烟都不知道买一包。”

哦,是那个灯光师。

“就是就是!上回宁姐喊他陪着喝酒,这臭小子居然拒绝了!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!气死人家了!”

呵,是那个耳朵上打了五个耳钉的酒保。

外面的两个人还在你一言我一语地数落着什么,黄少天又默默地听了会儿,觉着老吴长痔疮这事儿着实没什么意思,便推开隔间的门走了出去。

没理会那两个瞪着他的人,黄少天仔仔细细地将手洗净,又慢悠悠地抽出一张吸水纸擦手,走到门口时,才顿住脚步,转头看向他们。...

文素是喻黄的同人曲《星空》。侵删。
苏九姑娘的词太棒啦,雪菜姑娘...啊沉迷于她的嗓音√
哦最后一句写岔了.....是“有幸与你这一程”
染卡翻车啦....弄了自己一手的墨水宛如中毒。
再给我大喻黄比心❤❤❤

叶修二十岁生日快乐!
叶秋二十岁生日快乐!
不能零点的我先贺为敬!
朋友们别点大图了吧....拍照技术被我吃了,画质被手机吃了....
不是不爱秋弟而是不造写啥...那就在这里给秋弟比个大哈特❤

月亮代表我的心

月亮代表我的心

细细的海浪滑过深浅不一的岩石,留下层层眷恋的白痕。和风温柔地吹拂着岸边,也藏进立于海边之人的风衣里。

离海不远处是一圈高大的围墙,墙面雪白,看上去新刷不久。

喻文州打开栅门,有些奇怪不远处食堂的冷清。现在正是晚餐时间,居然一个吃饭的人也没有。

想了想,喻文州绕到后院的小花园,果见他们在这里。包子和罗辑坐在地上对着一张纸指指点点,毛毛和另一个不认识的小姑娘正激烈地嚷着什么,义工郑轩在一旁愁眉苦脸,直到喻文州走近,他才明白为什么郑轩是那副表情。

“你是我爸爸!毛竹是从笋子长来的,所以你是我爸爸!”

“不对不对,你才是我爸爸,没有竹子哪儿来的笋子,而且你画画还比我好!”...

最终幻想repo

最终幻想repo @王十安 

    拖拉了快一个月......拖延症不能好o(╯□╰)o

嗯我们进入正题。

就我个人看来,全文有三条线:喻黄关系线,少天治愈线,喻队救世线。

嗯就我取的名字来看真的很难听但这不重要不重要不重要。

先说喻黄关系线吧。黄少天用一只蛋挞结识喻文州,两人在这时还只是相处得很舒服的普通朋友。然后发生医患事件,病床前挑明omega身份的时候,才发现当称对方为挚友了。接下来,挑明精神病史,让黄少天更加觉得这个人独一无二。后来张质好助攻让黄少天对omega爱上alpha的问题不再纠结。喻文州窗口期那段时间让二人真正明...

终于开始写《等光来》的rope了。感觉前面几个姑娘写的repo都超棒,该说的都差不多了,我就写写感触最深的东西吧。(他们的细水长流之前有姑娘写过,我便不赘述了。)

他们的悲剧很弘大,我敢说没人敢说感同身受。但我们每个人都被深深的震撼与打动的原因,就是我们每个人都有过相似的体验,或是渴望拥有这样的感情吧。


黄少天在失去后才知道自己拥有。


他在失去同胞后才知道自己拥有乡情

他在失去战友后才知道自己拥有友情

他在失去喻文州后才知道自己拥有爱情

母舰被挤碎的声音还在他耳边回响

魏队叼着电子烟“你们是我最得意的手下......你们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。”

“和我说声再见吧。”喻文州...

Name

春光自片片银杏树叶上抖落,洋洋洒洒同雀鸣点琢在并排的课桌上。

教室里的学生刚刚午休结束,大多数人出去接水上厕所,还剩几个女孩子堆在一起说话。

“亲——爱——的——同学们!快来帮我发作业!”门外娇小的物理课代表抱着快将她淹没的练习册奔进教室。

物理课代表气喘如牛单手撑在讲桌上,扫视下方一片,有些无奈“人呢!!!怎么都出去了!全剩些妹子那些大男人好意思么!!”

正吐槽着,就听见门外隐约有语速极快的声音传来“哎哟我跟你说昨天晚上我妈做的咖喱鸡肉饭太咸了啊,简直是吃一口喝一杯水,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!”

“班长——黄少——!!!”物理课代表飞快的堵在教室门口泪眼汪汪的望着两人。

黄少天被突...

《桃华》

    ——雨中草色绿堪染,水上桃花红欲然。

三月的春风吹开柳絮翻飞的慵懒,水上盛极的桃花似上元节烟火般璀璨。

黄少天单脚勾住面前的锦云红漆小几,倒也不在乎雨后润泽的土地,靠在这片桃林里最大最美的桃树下啜着小酒。

远离俗世的喧嚣,醉卧在桃花源里,这大抵是人间谁也不愿醒来的美梦。

但好梦终会醒,醒来的方式......或许有些莫名。

黄少天挣扎起身,瞪着身前面带歉意的白衣少年。

“我说......”黄少天利落地将白衣少年扶起,并询问道“敢问公子为何从那桃树上掉下来?”

白衣少年清浅一笑,温润如玉,而他身后的桃花似乎开得更热烈了些。...

1 / 2

© 玙墨 | Powered by LOFTER